當我們面臨生存的兩難,你能否繼續當個好人?遊戲《Beholder》挑戰你的認知

文:康舜智

想像一下,你是一個生活在集權國家底下的人民,現在,你被政府派去一間公寓擔任管理員。雖然表面上是管理整棟公寓,實際上政府是要你「監視」公寓裡每一個人的所作所為,你必須靠「檢舉」才能從政府這裡獲得金錢。有一天,你的女兒忽然生了重病,亟需一大筆醫藥費用,但是你的身上僅剩一點的積蓄,你只能舉發他們所做的違法事項(像是禁止持有藥物),才有可能獲得足夠的收入。為了你的女兒,你願不願意這樣做,縱使你發現他們其實是群平凡的好人?

在歷史上,生存困境總是特別難以讓人做出決定,究竟是要堅持自己的原則,還是為了生活而捨棄良善?筆者最近發現的遊戲軟體《Beholder》,剛好是一款有機會能讓你身歷其境的遊戲,體會當人們處於高壓極權的社會環境,要做出適當的抉擇有多困難。

這次,身為公寓管理員的你會怎麼做?

《Beholder》是由Warm Lamp Games工作室,於 2016 年獨立製作的作品,是屬於策略模擬的遊戲。

遊戲主軸是由玩家擔任某棟公寓的管理人員「卡爾・斯坦」,主要的任務是替政府政府當「抓耙子」,透過整棟大樓內的架設的攝影機,與一把能開所有門鎖的萬能鑰匙,監視每一個居民是否有做出違反一些荒謬規範(如明令禁止私藏與食用蘋果、禁止閱讀報紙等等)的行為。

如同開頭的那個故事,在遊戲裡有時政府甚至為了殺機儆猴,要求你栽贓給公寓裡的人民,但很多時候你會發現政府要你檢舉的嫌疑人,只是日常生活中的好人。

遊戲 beholder 的介面

此外遊戲介面的設計,也是遊戲另一個極具特色的地方。遊戲中的每個角色,包含主角,都以黑色的陰影取代掉每一個人的人臉,象徵著每一個人都是集權政府底下的一顆小齒輪。想體驗身在極權政府監視下的公寓管理員嗎?讓筆者帶你去看看。

為了生活,有時你得當個壞人

《Beholder》一款高難度的遊戲,除了你的操作速度要夠快(因為遊戲的劇情發展緊湊,常常讓人應接不暇),你的心也要夠狠。

一般玩家在玩第一輪遊戲時,總希望能當一個好人,幫助這些人在這個世代活下來。每一次房客做了不合乎法令的事,只要在存款上充足的情況下,玩家經常會選擇睜一隻眼閉一支眼。但中途很快就會發現,靠善良活下去根本不可能。遊戲進行中,公寓管理員會遇到女兒生病、兒子想要念大學需要學費等等事件,身為房東的玩家只能被迫去勒索房客,被迫掙扎地選擇檢舉房客所做不合法的事情,但常常因為一時的善良,讓子女落入悲慘的結局。

隨著遊戲的劇情推演,會讓玩家漸漸地成為一個冷血的人,所有證據與可能賺錢的機會都不放過。玩家為了讓家裡收支平衡,得想盡辦法檢舉違法的房客、蒐集房客所有的資料與證據,甚至必須將一些莫需有的罪名栽贓給房客以賺取生活費,才可能贏來最有利的結局––把家人都平安地送出境。

遊戲結局畫面——主角一家人平安出境,擺脫了政府的控制
遊戲結局畫面——主角一家人平安出境,擺脫了政府的控制

為了讓全家人活下去的同時,玩家被迫要一點一滴捨去對於其他人的同理與善良,僅留下了生存的殘酷。這不禁讓人停下來思考,《Beholder》中的主角在艱困的環境下生活,他的角色究竟屬於被害者,還是幫忙政府監視一切的加害者呢?

因為身歷其境,極權議題才會喚醒玩家心中的「善」

以反烏托邦著名小說《1984》為基底的《Beholder》,是一款經典的議題遊戲(Issue Game,延伸閱讀:議題遊戲(Issue Game)如何改變我們的認知?)。通常狹義的議題遊戲會讓玩家在身處在議題之中,透過遊玩的過程中理解核心概念,並達到遊戲設計本身想達成的目標。目標可簡要拆分為以下三個層面:

1. 情意:改變玩家接觸議題時,所引發的情緒反應。

2. 認知:改變玩家接觸議題時,理解議題知識與訊息的深度。

3. 行動:改變玩家接觸議題時,與議題相關的行為或行動。

這款遊戲厲害的地方在於,它透過壓抑的配樂與灰暗的遊戲畫面,成功塑造出那股身處在集權國家底下,對於生活以及受到「老大哥」監視的壓迫與無奈。

《Beholder》成功地讓玩家沉浸在遊戲時,感受到「情意」的恐懼,遊戲無時無刻不讓我感到壓抑與不舒服的情緒。此外,透過巧妙的時間限制金錢開銷兩大遊戲機制,讓玩家不時感受到生存的壓力,悄悄地改變玩家對身在集權政府底下人民的「認知」,慢慢理解為何他們會做出這樣的行為。

試想,如果你真的身在處處被監視地環境,恰巧女兒生病需要醫藥費,兒子上學需要買書的錢⋯⋯每一個在我們習以為常的事件裡,在困苦的生活環境下都是艱難的抉擇。你,究竟會選擇拋下自己的親人,還是自己的良心?

別以為極權已經離去,其實它正在發生

這款遊戲的核心是以反烏托邦作為故事的架構與基礎,闡述人們在那樣的環境下,會因為高壓極權的環境而被迫做出決定,但這樣的情境似乎已經離我們很遠,看似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。然而,真的是如此嗎?

其實,如遊戲劇情般權力不對等的狀況,仍然時常發生在我們生活中。在學校裡,有背景、力氣大的學生欺壓其他學生,要脅他去勒索更弱小的學生,不然就會找他碴。一開始中間層的學生還是會是釋出善意,嘗試保護更弱小的學生,但有時為了自身安全,中間層的學生只能選擇遵守,避免自己因此被報復或是傷害。久而久之,身處中間階層的學生也漸漸習以為常,既然反抗並不能讓自己好過一點,為何不遵守權力與規則,還能握有一點權力做一些事?

於是乎,罷凌就成為了一件習以為常的權力關係,較強勢的欺壓較弱勢的學生,較弱勢的再欺壓更弱勢的學生,逐漸成為惡性循環。

「邪惡的凱旋,唯一需要的只是善良人的袖手旁觀。」社會心理學家菲利普·津巴多曾說過。

回到《Beholder》遊戲本身,其實就是讓玩家體驗當善與惡兩難時,自己會如何做出抉擇,漸漸地領悟到其實並沒有絕對的善與惡,有的只是環境體制所形塑出的不得不,進而反思如何有效改善或降低危害的發生。

下一次,你遇到類似的事件時,你會怎麼選擇?


延伸閱讀

>>> 遊戲中照見邪惡的平庸性—— 議題遊戲 《請出示文件》

>>> 攤開民主聖地的藍圖——戶外議題實境遊戲《聖地》

>>> 議題遊戲如何改變我們的認知?

議題實境遊戲推薦

戶外議題實境解謎遊戲《聖地》
戶外議題實境解謎遊戲《聖地》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