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pen post

當我們面臨生存的兩難,你能否繼續當個好人?遊戲《Beholder》挑戰你的認知

文:康舜智

想像一下,你是一個生活在集權國家底下的人民,現在,你被政府派去一間公寓擔任管理員。雖然表面上是管理整棟公寓,實際上政府是要你「監視」公寓裡每一個人的所作所為,你必須靠「檢舉」才能從政府這裡獲得金錢。有一天,你的女兒忽然生了重病,亟需一大筆醫藥費用,但是你的身上僅剩一點的積蓄,你只能舉發他們所做的違法事項(像是禁止持有藥物),才有可能獲得足夠的收入。為了你的女兒,你願不願意這樣做,縱使你發現他們其實是群平凡的好人?

在歷史上,生存困境總是特別難以讓人做出決定,究竟是要堅持自己的原則,還是為了生活而捨棄良善?筆者最近發現的遊戲軟體《Beholder》,剛好是一款有機會能讓你身歷其境的遊戲,體會當人們處於高壓極權的社會環境,要做出適當的抉擇有多困難。

這次,身為公寓管理員的你會怎麼做?

《Beholder》是由Warm Lamp Games工作室,於 2016 年獨立製作的作品,是屬於策略模擬的遊戲。

遊戲主軸是由玩家擔任某棟公寓的管理人員「卡爾・斯坦」,主要的任務是替政府政府當「抓耙子」,透過整棟大樓內的架設的攝影機,與一把能開所有門鎖的萬能鑰匙,監視每一個居民是否有做出違反一些荒謬規範(如明令禁止私藏與食用蘋果、禁止閱讀報紙等等)的行為。

如同開頭的那個故事,在遊戲裡有時政府甚至為了殺機儆猴,要求你栽贓給公寓裡的人民,但很多時候你會發現政府要你檢舉的嫌疑人,只是日常生活中的好人。

遊戲 beholder 的介面

此外遊戲介面的設計,也是遊戲另一個極具特色的地方。遊戲中的每個角色,包含主角,都以黑色的陰影取代掉每一個人的人臉,象徵著每一個人都是集權政府底下的一顆小齒輪。想體驗身在極權政府監視下的公寓管理員嗎?讓筆者帶你去看看。

為了生活,有時你得當個壞人

《Beholder》一款高難度的遊戲,除了你的操作速度要夠快(因為遊戲的劇情發展緊湊,常常讓人應接不暇),你的心也要夠狠。

一般玩家在玩第一輪遊戲時,總希望能當一個好人,幫助這些人在這個世代活下來。每一次房客做了不合乎法令的事,只要在存款上充足的情況下,玩家經常會選擇睜一隻眼閉一支眼。但中途很快就會發現,靠善良活下去根本不可能。遊戲進行中,公寓管理員會遇到女兒生病、兒子想要念大學需要學費等等事件,身為房東的玩家只能被迫去勒索房客,被迫掙扎地選擇檢舉房客所做不合法的事情,但常常因為一時的善良,讓子女落入悲慘的結局。

隨著遊戲的劇情推演,會讓玩家漸漸地成為一個冷血的人,所有證據與可能賺錢的機會都不放過。玩家為了讓家裡收支平衡,得想盡辦法檢舉違法的房客、蒐集房客所有的資料與證據,甚至必須將一些莫需有的罪名栽贓給房客以賺取生活費,才可能贏來最有利的結局––把家人都平安地送出境。

遊戲結局畫面——主角一家人平安出境,擺脫了政府的控制
遊戲結局畫面——主角一家人平安出境,擺脫了政府的控制

為了讓全家人活下去的同時,玩家被迫要一點一滴捨去對於其他人的同理與善良,僅留下了生存的殘酷。這不禁讓人停下來思考,《Beholder》中的主角在艱困的環境下生活,他的角色究竟屬於被害者,還是幫忙政府監視一切的加害者呢?

因為身歷其境,極權議題才會喚醒玩家心中的「善」

以反烏托邦著名小說《1984》為基底的《Beholder》,是一款經典的議題遊戲(Issue Game,延伸閱讀:議題遊戲(Issue Game)如何改變我們的認知?)。通常狹義的議題遊戲會讓玩家在身處在議題之中,透過遊玩的過程中理解核心概念,並達到遊戲設計本身想達成的目標。目標可簡要拆分為以下三個層面:

1. 情意:改變玩家接觸議題時,所引發的情緒反應。

2. 認知:改變玩家接觸議題時,理解議題知識與訊息的深度。

3. 行動:改變玩家接觸議題時,與議題相關的行為或行動。

這款遊戲厲害的地方在於,它透過壓抑的配樂與灰暗的遊戲畫面,成功塑造出那股身處在集權國家底下,對於生活以及受到「老大哥」監視的壓迫與無奈。

《Beholder》成功地讓玩家沉浸在遊戲時,感受到「情意」的恐懼,遊戲無時無刻不讓我感到壓抑與不舒服的情緒。此外,透過巧妙的時間限制金錢開銷兩大遊戲機制,讓玩家不時感受到生存的壓力,悄悄地改變玩家對身在集權政府底下人民的「認知」,慢慢理解為何他們會做出這樣的行為。

試想,如果你真的身在處處被監視地環境,恰巧女兒生病需要醫藥費,兒子上學需要買書的錢⋯⋯每一個在我們習以為常的事件裡,在困苦的生活環境下都是艱難的抉擇。你,究竟會選擇拋下自己的親人,還是自己的良心?

別以為極權已經離去,其實它正在發生

這款遊戲的核心是以反烏托邦作為故事的架構與基礎,闡述人們在那樣的環境下,會因為高壓極權的環境而被迫做出決定,但這樣的情境似乎已經離我們很遠,看似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。然而,真的是如此嗎?

其實,如遊戲劇情般權力不對等的狀況,仍然時常發生在我們生活中。在學校裡,有背景、力氣大的學生欺壓其他學生,要脅他去勒索更弱小的學生,不然就會找他碴。一開始中間層的學生還是會是釋出善意,嘗試保護更弱小的學生,但有時為了自身安全,中間層的學生只能選擇遵守,避免自己因此被報復或是傷害。久而久之,身處中間階層的學生也漸漸習以為常,既然反抗並不能讓自己好過一點,為何不遵守權力與規則,還能握有一點權力做一些事?

於是乎,罷凌就成為了一件習以為常的權力關係,較強勢的欺壓較弱勢的學生,較弱勢的再欺壓更弱勢的學生,逐漸成為惡性循環。

「邪惡的凱旋,唯一需要的只是善良人的袖手旁觀。」社會心理學家菲利普·津巴多曾說過。

回到《Beholder》遊戲本身,其實就是讓玩家體驗當善與惡兩難時,自己會如何做出抉擇,漸漸地領悟到其實並沒有絕對的善與惡,有的只是環境體制所形塑出的不得不,進而反思如何有效改善或降低危害的發生。

下一次,你遇到類似的事件時,你會怎麼選擇?


延伸閱讀

>>> 遊戲中照見邪惡的平庸性—— 議題遊戲 《請出示文件》

>>> 攤開民主聖地的藍圖——戶外議題實境遊戲《聖地》

>>> 議題遊戲如何改變我們的認知?

議題實境遊戲推薦

戶外議題實境解謎遊戲《聖地》
戶外議題實境解謎遊戲《聖地》
Open post

課本教不了的事,玩就對了!戶外議題實境遊戲的「深度」體驗

文:江芸萱

玩場遊戲,勝讀萬卷書

一般大眾對遊戲的印象是休閒娛樂、放鬆,「認為好玩的遊戲通常都沒什麼教育意義,而有教育意義的遊戲通常都不好玩」。

但近幾年以各種社會議題為主軸的議題遊戲漸漸被大眾關注。不論是線上遊戲或是桌遊,玩家除了獲得娛樂與成就感外,還能在無形之中接收到遊戲想傳遞的議題資訊,並透過扮演遊戲中的角色或是完成任務,對相關議題有更進一步與較深刻的了解。

議題遊戲讓大眾能用較低的門檻,去體會那些在教科書上看過卻因為跟自己無關而無感,或是因為太過遙遠而關注不到的社會議題。

玩家專注於 議題遊戲 體驗
玩家專注於議題遊戲中

實境遊戲 的沈浸式娛樂讓議題更有感

議題遊戲,除了大眾較容易接觸的線上遊戲與桌遊的形式以外,也有實境遊戲的形式,它也是體驗議題非常好的媒材。或許你現在會有所疑問,到底什麼是議題實境遊戲呢?簡單來說:

【 議題遊戲 】
以議題作為故事背景,或遊玩內容與議題相關的遊戲。

【 實境遊戲 】
實境遊戲最大的特色在於「真實」,除了大眾所熟知的AR、密室逃脫外,還有近幾年興起「戶外實境」的遊戲方式,不像線上遊戲或是桌遊那般靜態的遊玩,戶外實境需要玩家實際動手做或是與真實場景、道具做互動,藉由地點的景物搭配解謎、團隊合作,創造出其他類型的遊戲所無法帶來的特別體驗。

什麼是議題實境遊戲呢?
圖:江芸萱

知道議題與戶外實境的定義後,為什麼我們會說「戶外實境遊戲的方式能讓議題更有感」呢?

試想今天我們來到戶外,在曾經發生過某一段歷史事件或是某個議題的真實地點遊玩,過程中我們不只是扮演遊戲內的角色,還必須留意身邊的環境,並且把遊戲內容與地點的景物互相結合,才能完成遊戲任務。

在這樣的設計下,遊戲的各項元素與想傳達的議題緊扣,容易讓我們沈浸在真實場景與遊戲的劇情中,獲得比桌遊或VR更真實的遊戲體驗,自然而然地讓我們更有『代入感』,增加對議題的關心與同理心

實境遊戲 需要玩家仔細留意身旁環境
實境遊戲需要玩家仔細留意身旁景物

戶外議題實境遊戲在玩什麼?

以聚樂邦與人生百味合作的《貧型世界》來說,遊戲將貧窮與無家者作為議題的背景。遊玩地點設定在台北車站的四周,玩家所扮演的角色既沒有超能力也沒有特殊的權力,只是一個個在生活或工作上遇到挫折的普通人,隨著故事的推進走訪北車的各個地點,以遊戲盒配合手機互動網頁進行推理解謎。

遊戲 搭配手機網頁進行 推理解謎
遊戲盒道具搭配手機網頁進行推理解謎

在解開謎團的過程中,玩家體驗著劇情,並從中發現遊戲想要傳達的社會議題,到了遊戲尾聲,也不知不覺的體驗了另一段人生故事。除此之外,也許還會發現許多離自己不遠、但在玩遊戲之前都不曾走過的地方!那種感覺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,卻也是戶外實境遊戲最特別的魅力所在。

遊戲過後的深度反思

在遊戲結束後的反思中會發現,《貧型世界》雖然是建立在一個未來與虛構世界的故事,但實際上卻可以藉此反映出現今社會的狀況,或許現階段與自己並沒有直接關係,但並不代表它不重要、不存在,或是未來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。

這就是戶外議題實境遊戲的魅力。故事的包裝、一步步的遊戲推進,加上遊戲後的解密手冊提供了遊戲過程的分析與議題討論,甚至在最後告訴你,如果遊戲過後想繼續關心此議題的話,可以從哪裡獲得更多資訊,這些特點都讓戶外議題實境遊戲很容易提高我們對議題的涉入程度,同時不會感到強硬、刻意。

看了那麼多,還不如親身玩過一遍!假如你對某個議題感興趣,不妨與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體驗戶外議題實境遊戲吧!除了能深度了解議題外,或許你還能從中獲得特別的驚喜與寶藏!


延伸閱讀

>>> [實境] 遊戲介紹 The Poortopia 貧型世界(巴哈姆特)

>>> 2018年你應該要知道的8個臺灣議題遊戲

>>> 議題遊戲如何改變我們的認知?

議題實境遊戲推薦

戶外議題實境解謎遊戲《貧型世界》
戶外議題實境解謎遊戲《貧型世界》
戶外議題實境解謎遊戲《聖地》
戶外議題實境解謎遊戲《聖地》
Open post

攤開民主聖地的藍圖——戶外議題實境遊戲《聖地》

文:洪麗婷

引言

2018年大選落幕後,各縣市首長走馬上任,公民團體對公投結果的後續行動也方興未艾。台灣的選舉發展到今日已經是全民熱衷的活動,民眾也不吝於討論政治事務和表達立場,期待能以選票決定自己的未來。

這些情景大家早就習以為常,甚至有些人開始覺得「台灣太民主了」。但台灣的民主政治、人民的參政權與言論自由,事實上是過往人們前仆後繼追求才得來的甜美果實。

這次聚樂邦推出的戶外議題實境遊戲《聖地》的故事,背景就是在大約四十年前的台灣社會,在仍籠罩著戒嚴沉重氛圍的社會,竟有一群人不懼強權,用嶄新的方式參與桃園縣長選舉,在黨國體制下成功突破重圍、打了一場勝利的選戰。

讓我們跟著走進《聖地》中壢市區,走進當年的民主聖地,見證一場選戰如何成為台灣的民主里程碑。

《聖地》故事設定

長期被英明黨把持的昂格立克市(Unglich City)這次的市長選舉,居然出現了一個野心勃勃又充滿理想的挑戰者——鍾立青,他從英明黨脫黨,打著「新精神、新人物、新城市」的口號,要和英明黨的候選人林兆國競逐市長寶座。面對英明黨背後龐大的勢力和資源,鍾立青這樣脫黨參選的候選人勝算可說是微乎其微。

但希望脫離英明黨統治的市民們紛紛開始討論、試圖了解鍾立青的參選理念,看看他到底能不能帶給市民改變。玩家在遊戲中將化身為他的助選員,加入「民心之火」助選團,努力爭取選民支持、揪出英明黨的舞弊手段,與夥伴們合作幫助鍾立青逆轉劣勢,讓他成功翻轉昂格立克市!

(以下開始是遊戲設計解說,會有大量爆雷,往下滑之前請三思~)


遊戲設計藍圖

《聖地》這款議題遊戲是以1977年的桃園縣長選舉為藍圖,當年發生了相當著名的「中壢事件」,而遊戲的進行地點則集中於當時的中壢市區。

1977年的這場選舉到底有什麼特別之處,為什麼值得被做成一款議題遊戲呢?在接下來的文章中,會將遊戲中的關卡與實際事件結合說明,讓你了解《聖地》遊戲設計的巧妙之處!

你好大,我不怕

《聖地》中的鍾立青從一黨獨大、掌握媒體與軍警的英明黨離開,以素人之姿與英明黨提名的參選人宣戰,這個選擇看起來很天真,大部分人很難相信這樣的候選人有勝算,但台灣歷史上真的曾經有過這樣的案例,鍾立青的角色原型,就是在1977年從國民黨脫黨參選桃園縣長的許信良。

許信良來自桃園中壢,大學就讀黨校政治大學政治系,一上大學就加入國民黨,畢業後赴英研讀哲學,1968年在歐洲經歷了六八學潮等左派學生運動的洗禮,見識到歐洲民主國家的自由風氣、在台灣受到禁止的左派思想,也學習了西歐國家和台灣截然不同的政治型態。許信良回國後進入中央黨部工作,更在32歲就當選省議員,可說是黨內託負眾望的明日之星。

許信良進入省議會後,卻經常公開針砭黨內政策、與黨中央意見分歧,他還把自己的問政實錄集結成刊物《風雨之聲》,讓黨中央相當頭痛而無意提名許信良參選桃園縣長,然而許信良執意自行返鄉參選,國民黨在選舉期間甚至將中央黨部整個搬到中壢,要讓脫黨的許信良嘗到苦頭。

走進人群

了解故事背景後,玩家就可以登入《聖地》遊戲系統。化身鍾立青的助選員,努力提升人民好感度,協助鍾立青當選。

玩家在遊戲中扮演助選員
玩家在遊戲中扮演助選員

遊戲的第一個關卡是「搭建競選總部」,我們現今習以為常的競選總部,就是許信良參選桃園縣長時的創新手法。經歷過歐洲國家選舉活動的他,希望以歡樂對抗國民黨政府形塑的恐怖氛圍,把選舉活動變成一場嘉年華,於是他和競選團隊在空地上搭設棚子、升起汽球,競選總部就此誕生。

農民群眾對許信良相當熱情,經常贈送許信良豬肉、青菜和水果等物資,競選團隊就在總部煮飯提供來拜訪的群眾共享。原先迫於政治情勢壓抑好奇心的民眾紛紛來到競選總部,認識候選人、看文宣品、在「民主牆」發表自己的想法,實際參與減了少民眾對選舉活動的陌生和恐懼,也吸引具有理想的青年投入選戰、捲動群眾一同助選。

把選舉變成一場嘉年華

除了定點式的競選總部,助選員也必須想辦法更廣泛地觸及群眾,在人民心中留下鮮明的印象,玩家要根據「畫面明亮、色彩簡潔、理念清楚」的條件,選出最適合的海報。

符合條件的二號海報,參考許信良當年使用的設計,在此之前,大多數候選人只會在色彩鮮艷的紙上寫上候選人的名字,許信良的競選海報則首開先例,簡潔卻不失資訊重點的設計對宣傳效果大大加分。

中正公園裡的桃園市立圖書館中壢分館,則藏有競選歌曲的秘密,這個關卡中需要玩家分別用手機播放音樂,找出最好的組合,作為鍾立青的競選歌曲。

競選歌曲也是現在常見的選舉文化之一,例如2018年台北市長候選人試圖融入年輕族群喜愛的饒舌、電子樂等元素,創造許多話題;或是二十多年前的歌曲〈愛江山更愛美人〉在政見發表會上因為蜂蜜檸檬再次走紅,這些現象都顯示,競選歌曲是為候選人創造宣傳聲量的重要手法,候選人的詳細政見通常不會有太多人記得,競選歌曲的旋律卻會深植人心。

你可能不知道,競選歌曲也是在許信良競選時建立的做法,當年他改編了台語民謠〈四季紅〉在宣傳車上播放,人人都熟悉的旋律大幅增加選民對他的親切感,這個做法也就此沿用至今。

遊戲需搭配手機操作
遊戲中與民眾角色互動

助選團在路途中還需要向民眾拜票、回答民眾對鍾立青的問題。來自各行各業的民眾會提出各式各樣的問題,從對談過程中不難發現,民眾期盼的是一個能夠帶來穩定生活、提升經濟條件又廉潔不貪污的政治家,若能回應民眾期待,好感度就會提升,提高勝選機會。

歷久不衰的作票

接著玩家要尋找英明黨的作票指導手冊,這份重要資料記載了英明黨將會使用哪些手段阻止鍾立青當選,玩家會解出第一招是「污損選票偷塞票箱」,另一個手法則是「停電與誤記」。

這兩個作票手法,在台灣選舉史上相當常見,在一黨獨大的年代,雖然名義上有定期選舉,黨外人士也可以參選,但選舉過程中卻常見各式作票手法,例如開票時突然停電,重獲光明後票數出現不科學的變化,或是票匭被整個更換,更普遍的手法則是開票人員利用職務之便污損票匭中的選票,影響選舉結果的手法包羅萬象,令人咋舌。

許信良參選桃園縣長前兩年,宜蘭的黨外運動領導人郭雨新參加了「增額立委選舉」,即使選前呼聲甚高,最後仍然落選。但該次選舉傳出重重爭議,例如他的選區宜蘭竟出現高達數萬張的廢票,甚至選後有工人在挖馬路時從地底下挖出一大袋投給郭雨新的選票,種種作票疑雲引起民眾憤怒、上街抗議。

這些「名留青史」的作票手法似乎已在現今的選舉中式微,但在2018年的選舉過程中,仍有民眾在投票所發放特定立場的「公投小抄」、甚至有選務人員只發給選民特定選票、引導選民圈選特定選項,種種亂象層出不窮。這些作法或許過往的作票有所不同,但都會影響選舉的公正性,也減損人民對投票意義和結果的信任。

燒出歷史的重要一頁

《聖地》的故事設定中,鍾立青的競選團隊因競選總部遭到不明人士破壞,扮演助選員的玩家必須前往「中壢警察局」報案。

中壢警察局一旁的天橋
中壢警察局一旁的天橋

中壢警察局與一旁的天橋,就是當年中壢事件的重要地點。當年許信良的選民在投票後留在投票所監督投開票過程,發現中壢國小投票所的監選主任(也是當時中壢國小的校長)范姜新林似乎用印泥沾染選票、製造廢票,民眾向檢警反映卻未獲妥善處理,引發不滿。

後來警方將范姜新林帶往中壢警察局保護,民眾也轉往警察局外聚集,加上各地不斷傳出舞弊消息,後來有將近一萬多人聚集抗議,卻得知警方已從後門將范姜新林帶離。

憤怒的民眾阻斷交通要道、砸破警局玻璃、掀翻警車與鎮暴車,黑暗中警方由高處向民眾開槍射擊,造成三人死傷,群眾更為激憤,後來警局遭到縱火燒毀,抗議群眾直至凌晨才散去,這場因抗議選舉舞弊而衍生的衝突事件,就是台灣選舉史、群眾運動史上重要的一頁、卻在歷史課本上佔不到半頁的「中壢事件」。

事件隔天,桃園縣的投票所全部重新開票,有了中壢事件的教訓,選務人員不敢大意,依照規定唱票亮票,最後許信良獲得二十二萬票,以九萬票的差距大勝國民黨提名的對手歐憲瑜,當選該屆桃園縣長。

「監票者聯盟」

玩家在最後一關要監督不同的投開票所是否發生舞弊事件,回報作票情形後英明黨會送來一張鉅額支票,希望用封口費了事,當玩家決定保持正直、乾淨的理念把選票撕毀,會看見「捍衛民主聖地」的訊息,遊戲也迎來結局。

撕毀支票
撕毀支票

1975年郭雨新參選時,就已經有配置監票員的規劃,但沒有發揮太大成效,甚至有監票員遭到攻擊;1977年,許信良為了對抗作票手段,不只在投開票所配置更多監票員,還在選前告訴群眾投票完要留下來等開票、幫助他競選團隊的監票員。

因此即使國民黨故技重施,結果卻和兩年前完全不同:民眾當場舉發作票者,並團結起來向警察機關示威,正如《聖地》遊戲中的關鍵一句:「民心之火,可以燎原」,群眾積極參與選局、勇於抗爭,讓當年的選舉有更加公開、公正的結果。

過往作票猖獗的年代,許多人民受到號召自主監票來守護民主,時至今日,「監票」對很多人來說可能是個有點陌生的概念,投完票不就是要回家看電視等開票結果嗎?

若投票人能留在開票所現場監督開票過程,不但能更了解選務運作的過程,群眾關注也能減少選務人員動手腳的機會,若真有疏失或作票嫌疑時,也能第一時間進行舉發,因此監票不論是在許信良的時代或是現在,都是維護選舉公正性的一條重要防線。

2014年,一個完全由公民透過網路集結組成的「監票者聯盟」誕生,除了盡力在各開票所安排監票志工外,也建立網路平台召集「監票者志工」,志工會在地方首長選舉、總統大選、公投等選舉開票時即時回報票數與突發狀況,讓分散在各地的公民串聯起來,成為一個共同守護台灣選舉公正性的組織。距離下次選舉只剩下一年多,要不要試著成為監票者志工,用不同的方式參與選舉呢?

整體總評

《聖地》這款議題遊戲以歷史事件「中壢事件」為藍圖,不會過於教條式地呈現事件,而是讓玩家化身鍾立青的競選團隊,親身經歷事件脈絡下的大小抉擇;遊戲關卡難度中等偏容易,不會讓玩家消耗過多心力在解題,有餘裕觀察中壢市區,思考故事背景。

對照解密手冊裡提供的史料,會驚喜地發現故事安排貼近史實,場景結合方式也相當巧妙,能夠在幾個小時的遊戲時間內了解當年的中壢事件,也看見選舉背後更多需要注意的議題。

而遊戲尾聲在仁海宮得到的訊息「莫求聖君」,更提醒玩家,能夠讓民主持續運作、給選民美好未來的,並不是特定的聖人、明君,而是選民自己。除了在選舉當天投票給支持的候選人以外,更重要的是後續監督政治人物的問政表現,並持續關注公共政策、進行思辨與討論,才能維繫得來不易的自由民主。


延伸閱讀

>>> 議題遊戲如何改變我們的認知?

>>> 2018年你應該要知道的8個臺灣議題遊戲

>>> 遊戲中照見邪惡的平庸性——議題遊戲《請出示文件》

前往《聖地》購買頁面

>>> 有些選擇,早在投票之前就已經決定,你看見了嗎?

議題實境遊戲推薦

戶外議題實境解謎遊戲《貧型世界》

Open post

實境遊戲是什麼?怎麼玩?圖文懶人包帶你一次看懂!

實境遊戲是什麼 ?就是在實體環境中進行的遊戲!

近年來這樣的遊戲玩法在各國都相當盛行。大家熟悉的《寶可夢 Pokemon Go》、真人密室逃脫,或是韓國綜藝節目《Running Man》中的遊戲橋段,都屬於實境遊戲的一種。就讓聚樂邦用八張精美圖文,簡單清楚,帶你一次看懂!


懶人包圖文:洪麗婷

整個城市都是我的遊樂場!一本完整的戶外 實境遊戲 使用說明書

喜歡玩遊戲的你,絕對要試試看 戶外實境遊戲 !

什麼是 戶外實境遊戲 ?

實境遊戲是什麼 ?戶外實境遊戲引導玩家們觀察現實環境,比起一般線上單機遊戲,和他人、周遭環境都有更多的互動

戶外 實境遊戲怎麼玩 ?

實境遊戲怎麼玩 ?以《幸福製造公司:再見童年》為例

戶外實境遊戲 解謎 範例

戶外實境遊戲的特別之處!

不是桌遊,也不是VR虛擬實境!

現在加入 戶外實境遊戲 的行列,踏上未知卻讓人興奮不已的旅程!


延伸閱讀

>>> 2018年你應該要知道的8個臺灣議題遊戲
>>> 2017年你不可不知的十個臺灣議題遊戲

>>> 議題遊戲如何改變我們的認知?

對於實境遊戲已有初步認識,不禁好奇玩起來的實際感受如何嗎?為你精選的2支玩家真實心得影片,點擊播放:

>>> 台北車站・戶外實境遊戲 推薦|貧型世界
>>> 桃園中壢・戶外實境遊戲 推薦|聖地 Unglich City

等不及想親身體驗了?盒子拎了就出發!現在就挑一款你喜歡的來看看吧 >>>

台北|幸福製造公司:再見童年

台北|貧型世界 The Poortopia

桃園|聖地 Unglich City

Scroll to top